九三学社重要新闻总览 - 九三学社中央关于通过政府引导提高早期创业投资比重,推动自主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的建议
九三学社重要新闻总览
九三学社重要新闻总览

九三学社中央关于通过政府引导提高早期创业投资比重,推动自主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的建议

加入时间:2012-04-06 9:05:45  文章来源:九三学社中央网   文章作者:九三学社中央参政议政部   浏览:1161

 

    近年来,中国创投行业的快速发展对提高资金配置与投资效率、提高企业竞争力和改善产业结构,尤其是推动高科技和新兴战略产业发展产生了许多积极作用。2005-2010年期间,中国创业投资行业总体募集资金额和投资额的复合增长率为58.1%和35.6%。2011年前11个月中外创投机构共新募基金323支,新增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募集资金量为264.6亿美元,较2010年的111.7亿美元增长了1.37倍。

    但中国创投行业也出现了一些较为严重的问题,如:企业投资速度慢于资金汇集速度,被投企业估值偏高,而投资于种子期和早期中小科技型或创新型企业的资金严重匮乏。由于境内创业板的高溢价使本土创投尽享丰收盛宴,在这一示范效应下,许多商业化创投机构热衷于投资未来一两年内有望在创业板、中小板乃至主板上市的企业。种子期企业(初创期)或早期企业(起步期)投资风险大、周期又很长(一般要6—10年),因此许多创投机构毫无兴趣。不仅许多新设立的创投机构只投资拟上市企业,一些老牌创投机构也减少甚至放弃投资早期企业。愿意投资早期企业(含种子期)的创投机构和投资金额占全部机构和金额的比例也在大比例减少。根据估算,我国2010年创投投资约440亿元,其中人民币基金投资约占51%,而2010年PE机构中约694亿元投资中的71%属于成长期投资,即493亿元,其中人民币基金投资约占54%,则2010年我国对种子期和早期企业的投资占总创投资金的比例为7.1%,如仅以人民币基金计,该比率仅约4.6%;而美国2001-2010年对种子期和早期企业的投资占总创投资金的比例平均为23.5%。

    目前我国在早期创业投资上存在的问题有:一是未严格限定在真正的早期企业。科技部2007年7月颁布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旨在引导创业投资机构向初创期科技型中小企业投资,但其中所称之初创期企业的界定十分宽泛,涵盖了扩张期甚至部分后期企业。2008年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关于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规范设立与运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地市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可以根据创业投资发展的需要和财力状况设立引导基金,但没有对早期企业严格定义以及各地政府部门在具体执行中有意和无意的疏漏,发起设立的诸多股权投资引导基金尽管有效地推动了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但用于专项引导投资于种子期企业的引导资金几乎没有。绝大部分引导资金由于没有严格的投资于种子期(初创企业,一般不超过18个月)或早期创业企业(企业已设立12-36个月)的要求而被基金管理人投向了快要上市的非早期企业。二是税收政策支撑不足。税收政策在引导创业投资的投向方面能够起到显著的财政杠杆作用。如英国在1995年推出了“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促进计划”,如果创业投资基金符合将80%以上资产投资于净资产不超过1000万英镑的小企业等条件,即可获得税收抵扣优惠。在整个90年代,英国的创业投资机构将80%以上的资产投资到了大型并购交易;而真正支持小企业的创投机构主要是受该促进计划扶持的创业投资基金。法国、德国、英国对天使和早期投资几乎都给予了投资人全额免税的扶持政策。三是风险分担和补偿机制不健全。早期投资风险较大,单凭市场自身不足以弥补,需要通过政府分担部分风险来引导和促进。如荷兰在1981年曾设立“鼓励民间资金参与创业投资补偿计划”,以鼓励民营的创投公司投资于创业早期企业;凡是经核准的投资金额不超过400万荷兰盾的创业投资项目,其投资损失的50%由政府补偿。到1994年底,在该计划支持下,有总计达9.01亿荷兰盾的民间资金投资到900家创业早期企业。

    创业投资中的早期投资承担着最主要的推动创新和技术成果转化的社会经济功能。由于现阶段很难改变企业上市的过高溢价对创投机构的诱惑,所以尽快改变早期创业投资严重不足的市场失灵状况更为迫切,通过政府强有力的引导来提高早期投资在创投行业的比重已迫在眉睫。为此建议:

    一是给予税收支持。参考国外经验,严格界定早期创业企业范围(含种子期),如以尚未取得利润或累计利润在200万元以下,企业设立未超过三年(医药行业六年)等。对此类尚处在“死亡谷”或仍远未成熟的早期企业尤其是科技型、创新型或国家需要重点扶持和鼓励的产业领域的创业早期企业进行投资的创投机构(或个人),明确有关政策主要是在税收政策上予以大力支持。由国家税务总局尽快组织研究确定试点对重点投资于早期科技企业的基金予以所得税减免优惠,对公司制基金取消双重纳税的办法,对基金管理公司就其早期投资部分的收益予以所得税减免优惠。

    二是设立政府早期投资引导基金或跟投基金。尽快设立国家级或省级的针对早期企业的政策性天使/早期投资引导资金/基金或母基金,坚持市场化运作,引导专业管理机构将其所管理的社会资金更多的投向早期企业。(1)天使引导资金应选择参股一些规模较大(如3亿元以上)、管理能力较强的基金,并将引导资金的参股比例由通常的20-30%提高至35-40%;要允许参股后的基金只将其少部分如30%的资金投向早期企业,提高引导资金的收益和适当缩短投资周期,保证引导基金的可持续使用和发展。(2)天使引导资金参股于100%的资金投向早期的纯粹天使基金,并将引导资金的参股比例由通常的20-30%提高至40-45%;但基金总规模不宜过大,如一般在5000万元至1亿元为宜。(3)上述引导基金可以跟投,或也可设立专项的跟投基金。通过业内同行评审,选择一批作早期投资业绩好、声誉好的基金管理人,作为政府早期跟投基金的合作伙伴。(4)对上述基金在投资收益上,政府给予基金其他出资人及基金管理公司不低于其收益50%的让利,以吸引、鼓励民间创投机构和民间资金与早期引导基金合作。

    三是设立早期投资的政策性风险补偿资金。早期项目的失败率高,如果政府能够对早期项目的投资亏损提供一定比例的补偿。根据我国当前创业投资阶段仍偏中后期的状况,我国应尽快设立针对早期投资的政策性创投风险补偿资金并坚持事后补偿原则。

    四是进一步完善市场环境。通过公开招标进行筛选和并坚持场化运营,经过5年左右时间以后,形成一批由高端领军创投家领衔,重点投资于初创期科技企业并能给企业带来较多增值服务的创投管理机构或个人,结合高聚工程,对优秀创投家予以类似于成功的科技企业家的荣誉和奖励。

    五是尽快推动中关村三板市场成为全国性的统一的场外交易市场并充分降低在三板交易的企业门槛。支持和鼓励创业早期的科技型或创新型企业能通过该市场筹集资金。同时要建立可在三板投资的更严格的合资格投资人标准。大力支持设立天使投资协会,推动行业发展和加强行业自律性管理。